五月沫

I'm 15 for a moment.

【SJS无差】电灯胆

*空间的sd梗
bgm:电灯胆-邓丽君(不听也不要紧我用来搞笑的)
真的非常sd 非常ooc
博君一笑

“哥哥!你能不能现实一点!”

粉色长发的少女担忧地握着兄长的手腕:“这不可能的!太危险了!”

她的哥哥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

“放手吧,Rose,这是光明与黑影必然的battle。”

女孩子呜地一声,用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Shadow深吸一气,抬起手。

他就要吞噬光明了。这个想法使他兴奋,不自觉地颤抖。

“呜……”

双生子抱头痛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才来不懂规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要走程序才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能笑一年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Joker笑到岔气笑到肚子痛笑到Sky Joker都开始震动。

分手吧。这是Shadow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

“他怎么搞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呜呜呜啊啊啊嗷嗷嗷。”

“他说啥?”

Rose真的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成为哥哥的代言人。还是翻译给她嫂子听的。

Shadow内心OS:别解释了,直接告诉他,分手吧。

Rose内心OS:双子间的心灵感应不是给你这么用的。

她娓娓道来。

吞噬光明的念头固然诱人,但把电灯泡放进嘴里的方法是不可取的。

Joker最后这样评价。

一向温婉乖巧的玫瑰女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诱人吗,这个诱人吗???

“走呗,带他去医院咯。”

“这个要挂哪个科…?”

Joker仔细想想:“先去口腔科吧。”

“先?”

“然后去精神科。他的中二病得治治了。”

嗯。Rose点点头,看着Shadow的眼神死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哥哥乖,回来给你买苹果派吃。”

“对。Shadow你乖一点,回来我给你买灯泡形状的棒棒糖吃。”

end

sd小段子。空间的梗。

我居然写出来了。

那个糖是真的有得卖的,淘宝上还挺贵的。

Rose:能回避嘛我怕当了那电灯胆 粘着你们来来回委屈中受难

【朱白朱/龙宇龙】你好同学

*快本的同学paro
他们居然不仅同桌 还睡上下铺 这是什么 你们居然已经定好上下了啊
第一次写rps ooc见谅 基本攻受无差

01.
白宇还睡着呢,朱一龙就醒了。
他也不急着叫醒室友,他见识过白宇两秒脱衣三秒穿衣的异能。朱一龙认认真真换上干净整洁的校服,扣子纽到最上方。交叉缠绕拉紧,一个有柔软棱角的领结。
白宇被他洗漱的声音吵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指着脸上粘着泡沫的朱一龙大笑,摸起手机对着朱一龙就是一阵连拍:“校草的清晨日常,不知道小姑娘们能拍出多高的天价呢。”说完还给了他一个wink。
朱一龙洗完脸,骂他一声幼稚。把浸水的毛巾扔在这个家伙脸上,催他快点刮胡子。
“别啊龙哥,”白宇小骄傲的摸着刺刺的下巴“你没听女孩子们讲啊?这是玫瑰花的刺。”
他嘟嚷着什么要保护好自己的刺,朱一龙只觉得他邋遢。
“扣子能不能扣好啊,还有,你领带呢。”
“呃……我不想扣嘛,好热的……领带……好像昨天打球的时候弄丢了……”
朱一龙拿白宇是真的没办法。
他叹口气,拍拍白宇的肩膀。
“快点,等你一起去吃早饭。”

02.
说起来好笑。
斯斯文文的朱一龙,篮球队队长。
闹腾上天的白宇,书法社老大。
这会儿朱一龙打完球回来,领带也没松一下。白宇写了几张毛笔字,扣子松到领口。他把朱一龙拽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算是打个招呼。

03.
老师把他们喊过去,要他们和隔壁班的两个同学掰个手腕。2v2,白宇对他龙哥很有信心。
白宇真的很用劲了,表情管理完全失控,朱一龙还稳如泰山,还抬头笑了笑,倒不是特别有信心,主要是白宇贴着他的后颈,嗯嗯啊啊喊得带劲儿,热气呼在肌肤上,痒。

04.
朱一龙和白宇,是同桌。
没个正经样子的白宇是班长,朱一龙才是那个上课睡觉睡到腿麻的家伙。
他乖乖坐着,觉得困意涌上。白宇在他旁边嘟哝,你快醒醒,别睡了。朱一龙从抽屉里摸了根橘子味儿的棒棒糖,白班长被贿赂得眉开眼笑。
“龙哥,”他拆了糖,吃得啧啧有味,“你变了,你学坏了。”
朱一龙轻笑一声,拧了下对方手臂:“和你学的。”

05.
朱一龙睡得真香。
白宇偏头看了看他迷倒万千少女的同桌。
对不住了,兄弟。
白宇突然把朱一龙锤醒了。
“老师,”他笑起来像个小狐狸,“朱一龙说他想上黑板做题。”
朱一龙:???(露出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tbc
非常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暂时没啦 以后会断断续续写滴
也欢迎你们来找我扩列呀 2443246766

感谢这场遇见。
这个夏日永远铭刻心尖。

地星撞海星,朱砂白露凝。
飞龙游宇宙,此生不离君。

他与他。胜于花。

【SJS无差】世界接吻日

世界接吻日

*一年一度搞亲亲 真开心

SJS无差

气氛很好。Joker居高临下,一条腿弯曲压在沙发上,双手攀着Shadow的肩膀。Shadow的目光黏在他身上,用手扶着对方的腰。他们缓缓靠近,睫毛紧张地颤起来,像濒死的蛾子扑闪翅膀。

一个吻就要诞生了。它将是温暖的,潮湿的,或许轻得像风,也许狠得像狼。

“你搞什么!”

Joker跌倒在地龇牙咧嘴,他揉着屁股站起来,往茶几上一坐。两只脚翘起,脚跟压在Shadow大腿面,用手撑着气呼呼的脸颊。

“解释解释呗。”

Shadow绝望地仰头。

“我忘记怎么接吻了。”

……

“嗤。”

笑什么。青发少年怒气冲冲瞪一眼他的恋人。“我们很久没见了。”

言下之意是怪我咯?Joker目瞪口呆。

Shadow捂着脸也不知道是羞不知道是气,Joker只得讨好地挪到他身边,往他耳边吹气。

“那,我帮你想起来?”

第一,接吻时要闭眼。

Shadow乖乖闭眼。视觉封锁后其他的感官更加敏感,Joker温热的呼吸抚在脸上,温软的唇贴上自己的。

他似乎能通过唇间的摩挲摸清Joker唇上的细小纹路,他似乎能通过紧贴的胸膛与Joker的心跳一起加速。

第二,舌尖缠绵。

Shadow微微仰头,Joker捧着他的脸。试探般伸出舌尖,那个忘记吻法的人颤了一下,然后像复活了似的勾着他交换津液。Joker感觉那只放在腰间的手一路向上,摁住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第三……都教到这个程度了还不会?

他们舔舐对方的双唇,偶尔轻咬。舌头共舞,为恋人标记上自己的味道。

也许这个吻不够富有技巧,但它温柔、潮湿,

尝得出爱,因此它应当属于恋人。

“想起来了?可别再忘了。”

Joker在分离后亲亲Shadow的唇角。

“不过,如果你又忘记的话,我不介意再教。”

end
非常感谢读到这里的你♡给亲亲😘

我问问
有人约稿吗 cp只要我吃的就可以 什么paro什么梗你来定
千字15
车的话一篇20
救救孩子  我还有尾款没补
嫌贵我们也可以刀😭😭😭

【SJS】“我对你的爱覆水难收”

*是脑洞片段
题目是读到的情话没什么特别含义


1.今夜无风无雨

Joker被撞在小巷的肮脏墙面上。Shadow没给他呼痛的机会,揪起他的衣领,拳头紧握下一秒就要砸过来。Joker闭上眼睛,躲不开,也没想躲。
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代替拳头落在Joker脸上,他疑惑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随即震惊地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发现Shadow眼眶泛红。他早已没了刚刚那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双手无力地垂下,声音哽咽得嘶哑。
“我他妈恨死你了。”
今夜无风无雨,没有完整的月亮没有漫天星辰,没有蝉鸣没有鸟叫。大街上的灯红酒绿和嘈杂人声挤不进窄小阴暗的巷口。Shadow的眼睛特别亮,他们的心跳特别响。
“我他妈恨死你了。”他咬着牙重复一遍,“可我有多恨你,就他妈的多爱你。”

2.青柠檬

新娘挺漂亮,很漂亮,非常漂亮。
银色的长发一看就知道很难打理,发梢翘成一个俏皮的弧度。水蓝的眼眸含情脉脉,粉嫩的唇瓣在灯光下亮晶晶。
稍微寒暄几句,就能感受到她的自信大方。喜欢吃咖喱,讨厌胡萝卜,打牌很厉害,不擅长唱歌。
名字很好听,叫Jessica。
Jessica,十六岁的恶作剧。
心里那棵柠檬树终于果实成熟。青黄色的柠檬无声息地爆炸,酸涩的汁液浸透Joker的两心房两心室,淋得他脑细胞死绝,骨髓全部坏掉,他眼前的景象成了大大小小的光斑,Joker快倒下去了。他就要死在Shadow的婚礼上了。
可他没有死,他没有倒下去。他的视线在模糊片刻后又蓦地清晰,他的脊柱骄傲地挺立,神经重新组织语言。Joker的心脏自始至终跳动着。
沉重而用力。

03.
*去年写的了吧……真的是黑历史了

咖啡店的店主煮咖啡的动作行云流水,为我倒上一小杯意式浓缩和一小碟曲奇,没好气的补充了一句曲奇是隔壁甜点屋的家伙送的不喜欢吃才送你的。
甜点屋的店主听了这话瞬间拍桌而起,唇角还粘着巧克力酱。
“shadow!昨天我喂你的时候不是吃的很开心的样子吗!”
啊,冰冷的狗粮。
我虽然很想吐槽一句为什么甜点屋的店主会在咖啡厅里,但是话刚到嘴边,咖啡厅的那家伙伸手刮掉他家脸上的巧克力酱,然后吃掉了。
呃,大佬,我记得你以前和我说过你最讨厌甜食了。
“因为你比曲奇美味的多。”
他很认真的,认真的我都不好意思骂他们狗男男。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Queen,是一名美食评论员。上面这对狗男男呢,是我大学同学,咖啡厅的那位是Shadow,原名Cyan,家庭背景相当强悍,养父是国际有名的黑社会,后来死了,现在他继承了好多好多钱和那个烂摊子。双胞胎妹妹Rose,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文能武身怀绝技大名鼎鼎一手遮天的霍格沃兹第一美人,虽然我觉得这么好个妹子送去学魔法有点可惜,可是人家学有所成回来以后,把霍金的脸打得啪啪响。呃,我的意思是,时间简史我没看过,但是,时之魔女是我闺蜜这件事,可以吹一辈子啊。
甜点屋这只的家庭背景没有他老公那么牛掰,但是和在座的各位比起来至少甩你们几个时区。Joker,原名Jack,他老爹老娘英年早逝,他也继承了好多好多钱。刚好我爷爷那时候去他家卖安利,小孩儿崇拜我爷爷的能说会道,当下拜师学艺。我爷爷就把他带回来了。然后Jack吧,非常6,他就是传说中那种主角光环当呼啦圈转的那种。


04.Leap Frog

Leap Frog
*SJ ooc

Shadow是一只小青蛙。
每天他的小姑娘会帮他整理好背包,装进满满的食物,为他戴上荷叶帽子,点亮手提的小灯,塞一片四叶草,最后在他脖子上挂一个金色的幸运符,里面放着那个玫瑰女孩的照片。
他总是按时回家,带着明信片与蜗牛喜欢的食物,每次他回家,Rose就会很开心的看他好久,又一个人嘟嚷着别总待在家里。
Shadow出门了。他坐在苹果树下,打开背包正打算吃一口他喜欢的南瓜百吉饼,就被一个不明生物砸到了脑袋。
他以为是苹果熟了,掉下来砸中他的头,他就要一跃而成青蛙中的牛顿了。牛顿。Shadow默念这个名字,真难听。
在Shadow走神的时候那家伙已经爬了起来,委委屈屈地捡起散落一地的草莓金平糖。
Shadow打量这个不速之客。这是我见过的最蠢的青蛙啦。他想。金平糖这样的东西,又甜又腻又小又吃不饱,还会有蛀牙和脂肪,有什么好的。
但是Rose告诫他,要多交朋友,多寄点明信片回家。Shadow撇撇嘴,掏出相机,对准自己和那只吃着金平糖的青蛙就是一声咔嚓。

05.

Shadow有个秘密。
他喜欢Joker。
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秘密。

那天他们喝得都很醉,两个酒鬼扶持着对方走在冷清的街上。Joker高声唱歌,Shadow骂他唱得难听,又不说什么让他住口别唱的话。
Shadow一个趔趄顺势勾住Joker的脖子。他醉醺醺地压低声音。
“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他的眼睛比天上的满月还要亮。
Joker好奇地把头凑过去,Shadow说话时的温热气息夹杂着酒味扑在他耳边。
“但是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我就是觉得,有什么事一定是我知道的,而这件事我一定要告诉你。”
Joker扭扭脖子,满不在乎又郑重其事。
“我也有个秘密,而我恰好知道它是什么。巧合的是,这件事我也一定要告诉你。”
我喜欢你。
他说完就打个了哈欠。仿佛只是他刚刚睡着时的梦话。

但是Shadow知道那是真的。
因为那四个字刚好也是他的秘密。


没了
谢谢你读到这里!放假了也欢迎你们来找我玩!门牌号可以找我要!我很狗的!
也宣宣群 群号以前转发过!

我吹爆!!!!!

雨落如泽:

 给@五月沫 的约稿。重点。




CP:shadowXjoker




梗:七年之痒。




[不长进]







Shadow将一个J型胸针勾在指间把玩,房间里没有开灯,云层遮掩了月光。世界沉寂得能够听见呜呜的风声。墙壁上的钟表发出一轻声咔嗒。Shadow知道现在是深夜了,他端起桌上的白瓷杯,黑咖啡的醇苦扑面而来,他默不作声喝下去。
很苦吧?他似乎能够听到一个声音问。
嗯。
多过久之后响起了轻巧似猫咪般的脚步声,伴随着哼哼气音的笑。一阵窸窸窣窣,脚步声靠近了这个房间。Shadow面无表情地看着房门,门把被悄悄拧开,探出了银发脑袋。
“S、Shadow?”Joker看着站在窗边的没压住声音吃了一惊,“呃...还没睡啊?”
“我是不是该说一句‘你还知道回来’?”当然这种话只有过去的Shadow说得出口。现在他已经大不同了,比起以前容易冲动的他,现在早能把情欲控制理智化。不管面对谁都一样。
怪盗Joker的热度从未退散过,大概有十年了吧。然而Shadow并没有Joker那么活跃。只是比起很久很久以前奔波流离的生活,Shadow更想有个安定的居所,拥有一个家。和他的妹妹Rose,还有那家伙。
Shadow和Joker交往的关系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们俩在一起的原因更无人可知了。Shadow的恋人,Joker实际上是个孩子气的家伙,多年来毫无长进:易受激怒情绪化,爱幼稚地争胜负。重点是后者。Joker总是喜欢和他的好友Spade抢夺同一个宝物,有时候还会有女孩怪盗Queen的加入。这就是为什么Joker能够一直被人们所知的原因。
Shadow对Queen的了解不多,仅仅是他尚非常年轻时候荒唐的“同伴”。她是Joker的青梅竹马,这是从Joker嘴里得知的,只是……
“你生气了吗?Shadow。”Joker识趣地收起了嬉笑,有自知之明这点还不至于让Shadow过于不爽。
Shadow不语,情绪闷在胸腔里,发出了似笑非笑的哼声。Joker和这家伙生活了很多年,知道这是对方不悦的表现。接下来会转身,闷闷不乐,再故作冰冷冷阴沉地叫他的名字。
Shadow背对着Joker,声音被挤了出来:“...Joker。”
Joker不用过多思考就有了应付Shadow的办法。这家伙熟练地窜过去从恋人身后用抱住他,用脸轻轻蹭着后颈软肉,声音带上撒娇的口吻:“好好,是我的错,Shadow,别生气了。喏。”
老套得掉牙的套路,一年用一百多次。Shadow面无表情,尖齿狠狠碾着唇,Joker的吐息温热地扑向他。
不长进。可Shadow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Joker在家里安分了一星期。Shadow的心情总算有所好转,然而恃宠而骄的家伙又按捺不住。

“太过分了Spade!”
“哼哼,Joker你来不及了,宝物由我来收下——”
“才不是呢,明明应该是我!”
“Queen?!”“Queen!?”
“可恶!!我这就会出发!”

Shadow倚在门后没有进去,他静静听着Joker的通讯。和友好打闹,和女孩打趣,一字不漏地统统听见了。Shadow手攥紧胸口的衣物,如果,他做了个令人不愉快假设,如果后来他们不再有交集,他就会被别人夺去了吧。
啊啊,真是不愉快。他一拳闷声锤向墙壁,终究是无声地吸了一口气。


想要结束这样的不安。



“哥哥?”
Shadow一转身看见站在房门口的Rose脸上一热,把手中的玩偶匆匆往身后塞,螺丝起还没绑好。
“看见了哦,哥哥不用藏啦。”Rose抿唇笑了笑,“我进来了哦?”
Shadow应了她,把Joker模样的玩偶又拿出了放在桌前。Rose凑过来好奇地看着它乖乖坐着的样子:“咦,这个Joker的玩偶,它怎么了吗?”
“啊,出了点问题。”Shadow拍了拍玩偶的头,“毕竟也有很长时间了,所以我想修好它。”
“是这样呀。那,哥哥为什么不做一个新的、一模一样的呢?”Rose看着笑得傻兮兮的玩偶说道:“唔,哥哥那么厉害,做一个更好的,不是也很不错嘛?”
Shadow低头看了看那个玩偶,伸手捏捏它的身子,不易察觉地弯起了嘴角:“不一样的。Rose。”
“也是呢。那哥哥,还在为Joker又突然出去生气吗?”
“......没有。”
Rose坐到他身边眉眼弯弯:“说谎啦。”
好吧。Shadow妥协地点头,他确实瞒不过他妹妹任何事情。只是他和Joker之间的事情,不想过多地让外人知道,他不需要别人的云云,这样显得累赘,而且会让他有种自己没用的错觉。在矛盾中,Shadow更愿意是退出一步,让Joker独自反省。认识不到错误的家伙,怎么可能改正呢?
所以还真是不长进呢。
Shadow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Joker他一直都是这样呢,哥哥有和Joker好好说过吗?”
“这个......”
似乎没有。妥协退让,冷战,吵架。不了了之,勉强地和好如初。这种情况最近是越来越多了,为此Shadow确实非常不愉快。
“喏。哥哥,你应该要和Joker好好谈一次吧。”
但他不知道如何开口说。
喂,你这家伙,别太过分了。
好好待在我身边,哪都不许去,听见了吗?
Joker,我已经忍受不了你了。
......
“喂,喂,哥哥。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去啦?”Rose拽了拽Shadow的衣袖。
Shadow被她拉回神,尴尬咳了一声。他想了想,低下头声音不自觉地变得低沉:“老实说,Rose。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知道吧。”
Rose叹了口气,微微嘟起嘴似乎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的哥哥:“呐,所以说,哥哥和Joker都是这样嘛!哥哥应该把自己的感受想法告诉Joker,让他知道你希望怎么样才行呢。”
自己的感受。让他知道你想怎么样。
我的感受?
Shadow每每想到Joker和别人走得过近都会感到不高兴,一种情欲在体内暗自作祟,可他说不出口。他想用力地把自己的恋人拉扯到怀里,不容反抗的那种。他想按住Joker,让他把那小心思收一收,别再惦记着什么别的了,水蓝色的眼睛里只要有一个人就够了。
他可说不出口,这种话。
Shadow揉了揉Rose的脑袋,“谢谢你。Rose。”




少年身姿如羽毛般轻飘飘落在他的心尖。他弯唇,抖眉尖,手指敲打下巴,一切小动作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他朗笑,身后夜空的圆月淌着光流入他的眼眸里。他记得那个晚上,少年眼眸透亮,在那个遥远的江户时代,却依旧熠熠生辉,非常夺目。
“这就是奇迹制造者创造出的奇迹!”
「奇迹创造者」让他心动了。
强行保持距离,终归被一次又一次地拉进。那少年又帮了他。

Shadow。他说,水蓝色的眼里漾着湿润,倒映着他的模样。我想...
猜谜游戏就到此结束吧。他是这样回应的,手指穿过了对方的银发,把自己的伤疤揭露给他看。他认定了这样的一个人,他是想要遮蔽光明的影子——彻底占有光明的影子。
伸手在咫尺距离处便支离破碎。Shadow的瞳孔骤然缩小。光明被别人收入囊中。


Shadow醒了过来。
只是个梦。他拧起眉头攥紧拳,患得患失缠绕着他。莫名占有欲的情欲生长,攀爬,他听见这可怕的藤蔓一点一点延长的声音。
时针走过十二点。七年了。Shadow让自己陷进床铺的柔软当中,身边空无一人。有的时候在夜里他借着影子常常想着,他是否该继续独占这个人,他的光芒万丈是他永远比不过的,他或许不该束缚着对方向往自由。
可他不甘心。


这是他的宝物。
可是,Joker他真的有和自己同等的付出的喜欢吗?

房间外隐约的月光忽然消失变得昏暗,Shadow眯起眼睛,很快房间窗户被强行打开,有个人闯了进来,拧开了小夜灯。
“呼呼,赶上了,幸好赶上了。”Joker撑着膝盖喘着气,他抹了抹脸看向刚醒的Shadow,神秘兮兮地凑了过去,“我就知道你没睡。正好,喂,把你的臭脸收一收!”
Shadow别过头嗤了一声。
Joker也不介意对方的举动,扔了一个小盒子给Shadow,自己蹬掉鞋子也扑腾上了床,Shadow挑眉看着他。Joker嘿嘿笑着,模样又似少年那般。
“打开看看?”
“怎么,想整什么玩意?”Shadow揭开盖子,黑曜石的戒指躺在里面。
“我可是费尽心思才抢来的!”Joker撇撇嘴,摘下了帽子,他看向微微出神的Shadow:“喂喂。你不会忘了吧?今天,是我们,嗯...纪念日!”
他从来都没有忘。这是第七个纪念日。Shadow看着自家恋人褪去幼稚被时光打磨得成熟的脸,泛上了微微粉红。对方的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和自己十指紧扣。Shadow注视着对方的眼眸,里面是从不遮掩的放/肆/爱/慕。
啊啊... Shadow一把扣着Joker的下巴,两人唇瓣相贴,软舌纠缠不清,温热在房间里蔓延。Joker轻轻的呼吸,衣物窸窸窣窣掉落。Shadow感受到对方身/躯不断爬升的温度,暧昧地用尖齿碾/磨着那柔软敏感的耳垂。换来Joker低低的喘/息。
“Shadow,那个,所以说......”
他把接下来的话语吞/咽/入/腹,打算把这家伙好好教训一顿。
——我喜欢你。
不长进的家伙,糟糕透了。他也是这样喜欢着Joker。


「时至今日,你依旧是我的光。」


-




“我是DJ孔雀!昨日,两名怪盗对出名艺术家的戒指送出预告函声称要将其夺走。这一次居然没有怪盗Joker的预告函!啊呀。预告函,怪盗Joker第一次在夺走宝物同时放出预告函!这是为什么呢......”


 






——






老夫老妻,私设:Shadow没那么中二没那么暴躁了。Joker性格照旧不变。只能说shadow某种程度上确实很宠(床上绝对不是这样



这个找到代购了虽然对方说不知道还有没有门票了()
有没有人拼团啊!

是《我的一个道姑朋友》的改词
SJS向,有参考
欢迎天使们翻唱或者帮我再修改一下!!!!!


我今天15岁啦。喜欢他们四年了。